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空旷的悠然

写一片遥远,在你我心中

 
 
 

日志

 
 

深耕,我的深耕  

2007-10-24 17:15:16|  分类: 青葱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荆楚第一才子之称的宏哥曾对毛有一个专访,问的全是关于《深耕》的一些事儿。完了,宏哥还专门把这篇采访笔录发到了自己的博客上,如今读来,不免叫人唏嘘。唏嘘之余,又不免要疯狂的怀念起那段与青春有关的日子来……

                    深耕,我的深耕 - 火山有个人 - 空旷的悠然

深耕,我的深耕 - 火山有个人 - 空旷的悠然深耕,我的深耕 - 火山有个人 - 空旷的悠然

深耕,我的深耕 - 火山有个人 - 空旷的悠然

这是著名书法家邹西京老师为我们

题写的刊名,据说拿到黑市上怎么

也还可以换取一笔数目可观的银子呢

 

深耕访谈录——访深耕创始人毛昌伟

历经一年的发展,《深耕》已经从当初几个文学青年爱好者聊以自慰的心灵寄托发展成为一份真正意义上的文学刊物。在规模上,它由一开始的一期六份发展到今天的一期400份,它不仅在人文学院,而且在整个长安大学都有一定的影响力。

《深耕》目前的状况和发展态势是令人欣喜的,但也正如所有新生事物发展的遭遇一样,

《深耕》的发展也不是一帆风顺的,在其发展的一年之中也遭遇到许多冷遇与落寞,它是在中文系所有成员的汗水的浇灌下成长出来的,是他们的智慧和结晶。“她是我们的孩子!”

《深耕》的发起人之一毛昌伟这样深情地说。为全面深刻地了解《深耕》的发展历程,我(笔者)与毛昌伟(毛毛)进行了一次交谈,我将这个过程如实的记录下来。

笔:毛毛你好!今天《深耕》的成绩大家有目共睹,这是件很令人激动的事,那么,在当初是什么促使你萌生创办这样一份刊物的想法并且将它付诸实施的呢?

毛:说实话,当初我们创办这份刊物的时候并没有想太多其他的,最根本的动力还是源于内心对文字的喜爱,只想着有一份自己的刊物,我们就可以在属于我的舞台上任意挥洒我的思想,和那些文学爱好者一起交流学习,从远一点的想法来说吧,我们是长安大学第一届中文系,我们想打出自己的招牌,让别人知道我们中文系有这样一群热爱文学的年轻人。

要办好这样一份刊物要做的事情很多,仅靠我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够的,所幸的是我遇到了一个有着同样志趣的好拍挡——庞曙光。刚开学不久,想办一份刊物的想法就在我心里慢慢地酝量着,但我一直没说出来,直到有一次,大家在宿舍聊天的时候,我有意无意地提出了自己这样一个想法,由于是刚去学校不久,和他们还不太熟,所以我把这个想法告诉大家的时候心里还是犹豫不决,但没想到我把这个想法提出来后,庞曙光当即站起来表示同意,激动地说:“我早就有这个想法了,一直没有说!”这样我们俩打成一气并把这个想法给全班同学说了,同学们都很支持这个想法。这就大大提高了我们工作的积极性,于是我们每天晚上写稿子,筹划着办这份刊物的具体方案,寻求高质量的稿源以及如何调动全班同学的积极性。由于同学们的大力支持以及我和庞曙光几个通宵的工作,在去年11月15日《深耕》正式诞生了。意为……(待续)

笔:至今,你们已经为深耕整整付出了一年的劳动,回望这过去的一年,你认为你们在其间遇到哪些困难是最让你棘手的,而这些问题最终又是怎样解决的呢?

毛:虽然我们最终的成果只是一本薄薄的书册,但为了完成它却几乎花费了我全部的心血,从一开始,它几乎就是在夹缝中顽强地支撑着,经费、稿源、稿件质量、读者是否喜好以及稿件的编辑工作等问题时时困扰着我们。在开始出刊的时候,为数不多的几本刊物的经费我们还可以自行解决,但长期就不行了,向学院申请经费,却因为我们规模不够大而不肯给钱;拉外联,却又人生地不熟,无从下手。在稿源上,面向全班征稿,由于刚开始大家信心都还不太足所以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没有全心全意投入进去,所以稿源不足,高质量的作品不多,但我们还是坚持宁缺毋滥,册子少出一点出薄一点无所谓,但一定要是精品。在这样的原则下,我们保持了这份刊物的纯粹性,这才是与我的初衷相吻合的。读者问题也是我们一直在考虑的,我们不可能一直闭门造车,走出去才是出路,这就要求我们的作品必须是有广泛的社会价值,博大的人文情怀,这样才能产生群体共鸣。因此我在审稿时就特别苛刻,只要是抒发那种狭隘的无审美价值的个人情怀的文章,一律“枪毙”。就这样我们在不断克服困难中得到发展。也正是一直努力丢坚持着它的高格调、高品位,在相继出了四五期之后,《深耕》终于得到了学院的认可,刘吉发院长对我们的刊物大加赞赏,系主任焦太平老师给我们的刊物写了一篇热情洋溢的序言——《自由心灵的优美飞翔》,这给了我们极大的鼓舞,也给了我们继续前进的信心。

笔:在《深耕》一周岁这样的一个时刻,你们采取了什么样的方式来给她过生日呢?你们对她未来的成长是否有了一个完美的规划呢?

毛:在创刊一年之际,我们发行了周年纪念刊,在校园内向全校赠送刊物,使《深耕》为更多人所知。我们还请了学院教授,黄建国老师担任文学顾问,在渭水校区举行了一场文学讲座,吸引了很多文学爱好者。前几天我们的长安大学《深耕》网站刚刚组建完成,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深耕》,支持《深耕》提供了一个平台。为了利于《深耕》更好地发展,我们把《深耕》办成了一个系刊,这样有着就比社团更大的自由度,更具凝聚力,更有益于追求自由的文学表达。对未来,我还是充满信心的,但具体还没有勾画出一个蓝图来,也不可能勾画出来,毕竟《深耕》是一个有活力的生命体,而我们这一届中文系只是她的哺乳者,至于她以后如何发展,那还要看以后的中文系的学生来如何培养她了!

                                                                                                 李宏(新闻采访作业)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