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空旷的悠然

写一片遥远,在你我心中

 
 
 

日志

 
 

钱理群的精神突围  

2008-06-07 19:20:12|  分类: 经典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凤凰周刊》吴海云

 

和那些在象牙塔一路修行的学者不同,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钱理群是带着自身丰富的经历闯入学术界的。

钱理群出身于知识分子家庭,少年时就读于南京最好的中学南师附中,大学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后并入人大新闻系),毕业后被分配到贵州安顺地区教语文,一教就是18年。“文革”结束后考上北大中文系研究生,42岁获得硕士学位。在贵州的日子里,钱理群积极参与了“文化大革命”,在社会的最底层经历了社会的大动乱,而且经历了从狂乱的迷信到清醒的自省的精神大蜕变。

不断发掘的历史

作为学者,钱理群的专业是中国现当代文学,专注于研究鲁迅和周作人。但他不满于专业层面的文学研究,而着重分析这一对周氏兄弟的思想内涵。他学术研究的一大成果,是整理、总结出鲁迅“立人”思想,指出鲁迅始终紧紧抓住“人”这个轴心,最关心的是“人”在中国社会结构与中国历史中所处的地位与真实处境。在面临如何建立中国的“近世文明”(也就是今天所说的“现代化道路”)这一历史课题时,鲁迅并没有采取将西方现存的现代化道路全盘搬来的明快办法,而是采取了有分析的,因此不免是复杂的甚至矛盾的态度,把西方工业文明中几个基本命题“科学”、“理性”、“民主”、“社会平等”等放到科学史、人之历史与西方思想文化发展史中进行历史考察。一方面,对于上述命题对促进西方社会进步的作用给予充分肯定;另一方面又指出,在那些巨大的无可否认的价值背后,隐藏着同样大的危机。

钱理群的研究从鲁迅开始,拓展到中国的现代政治史、思想文化史和知识分子精神史。他发掘出了“1757年的民间”,并倡议重视和加强对1957年发生的历史事件的研究,建立“1957年学”。他说,在1957年实际有两个运动,一个是毛泽东所领导的自上而下的整风运动——对这一起支配作用、占主导地位的运动,已经有了很多研究;但人们却忽略了包括许多大学在内掀起了一个自下而上的民间思想运动。这个运动的参加者,大多是社会主义的信仰者,但他们认为在建立公有制经济的同时,要尊重民主和人权,要实施宪政治国,要实现民主的社会主义。钱理群在整理北大校史时发现,关于1957年的这一段历史在北大的官方叙述中已经消失,仅有一本书提及,却把那段历史描绘成一小撮右派学生在“污蔑”“攻击”。好在那一年,钱理群正在北大中文系新闻专业二年级上学,是那场历史的在场者与幸存者。钱理群就此展开研究,以大量史实说明,1957年这场发生在中国大学校园里的运动,是一场民间的社会主义民主运动,使“五四”精神获得了新的时代内容,并形成了所谓“右派”精神传统,那就是“不懈地探索,勇敢地捍卫真理与正义,始终坚守思想的独立、自由、批判、创造的精神”。从历史意义上来讲,在1957年的学生刊物《广场》的《发刊词》里的思考和呐喊,是1980年代中国思想解放运动的先声,而那些学生在当时提出的问题与任务,仍然是今天中国的改革者需要继续解决与完成的。这场运动尽管以悲剧而告终,但却是中国现代思想史上十分重要的一页。

钱理群骄傲于北大的“57年”,也关注北大的“66年”。他了解到,北大是“文化大革命”的“发源地”,当时有许多北大人狂热地卷入那场运动,做出大量令人发指的暴行。然而在今天,人们总是高谈北大的光荣,却不敢触及同样惊心动魄的北大耻辱,一厢情愿地描绘一个“一路凯歌行进”的百年辉煌,却闭眼不承认前进途中的坎坷、曲折、倒退与失误。钱理群于是在北大百年校庆的时候郑重提出,应该把“校庆”变成一场“自我反省和批判”,而不是一味的自我陶醉。不仅如此,他还尖锐地指出,如今的北大存在着“教育精神价值失落”的严重问题,北大的教育成了“使教育者和被教育者依附于市场的实用主义的商业化教育”。在体制化、官僚化、商业化的过程中,北大“独立、自由、批判、创造”的思想学术传统损失惨重。这些言论在当时引起了近似于爆炸式的反应,有人轰然叫好。但校方却下令,从此不准钱理群在学校作公开学术演讲。禁止一位教授在公开场合露面,这在北大历史上也是罕见的。

钱理群本人把自己所做的这些工作,称为鲁迅所开创的“精神界战士谱系的自觉延伸”。

最受欢迎的老师

由于在北大百年校庆时的言论,钱理群一度上了“黑名单”。一些极“左”派学者在他们所能掌握与影响的报刊和杂志上发难,对他进行了长达半年之久的批判。然而在这场精神磨难中,钱理群也得到了安慰——来自青年的安慰。就在北大校方作出禁止他在学校作公开演讲的决定之后,北大学生借学校评选“最受学生欢迎的十佳教师”之际,将钱理群选为1999年的“十佳”之首,以示支持。

  2002年钱理群退休后,他继续着学术研究和人文思索,陆续推出《钱理群讲学录》、《我的精神自传》等作品;几次回贵州考察,参与编写《贵州读本》一书。而在他的一系列社会实践中最引人关注的事件,是他走进中学,给高中生开鲁迅的课外选修课。由此,钱理群实行了某种角色的转换,由一个思想者转向实践者。

钱理群的严格苛刻,不但针对学生,也指向自己。他向记者坦言,他并没有成为自己向往的那一层次的知识分子,而且,永远也无法成为。

  在钱理群眼里,知识分子有四个层次。首先是做纯理论研究的,他们为社会和人类提供价值理想;第二层次的知识分子,怀有理想,具有批判精神,不断地对现实发出质疑;而第三层次的知识分子,除去自身的学术研究之外,会参与较多的社会实践;最后一层次,则主要关注自己的学术知识,可以称为“纯学院派”。

  钱理群向往那种纯理论家的境界,希望能凭借自己的思想创造力和想象力,为中国现代社会提供新的思想和理念。但钱理群也无奈地坦言,他本人无法成为创造理论的那个人。究其原因,恐怕是因为“先天不足”。他从小生活在一个“封资修”的社会里,缺少传统文化的熏陶,又缺乏对西方文化的了解,所有的知识储备都以五四新文学为中心。这种知识结构上的缺陷也扩展到精神层面上,造成了他“事业、修养、情趣的狭窄、单一、浅薄、枯寂与粗糙”。而这种状况普遍发生在他那一代的知识分子身上。按照钱理群自己的话说就是:“我们是历史造成的没有文化的一代学者,无趣无味的一代文人。”

  非但是他那一代人难成大器,在钱理群眼里,放眼中国的近现代史,就没有几位符合西方公共知识分子标准的学者;即使是民国时期那一批令人仰慕的学者,从严格意义上来讲也很难称其为“大师”。衡量的标准其实很简单,就是看那位学者有没有自己的独立思想。朱光潜并没有他自己的美学思想,而更多的是一个美学史家;冯友兰的主要价值是他编写的中国哲学史,而不是自己独立的哲学思想,等等。总的来说,我们这个民族就存在理论思维能力不强、想象力不足的特点。因此,中国出了许多“史家”,却没有多少独立的思想体系。

  更何况,中国知识分子自建国以后就始终生活在一个不利其发展独立思想的环境中:先是在毛泽东时代被狠狠打压,又遭遇了“造原子弹不如卖茶叶弹”的尴尬时期。而从上世纪90年代起又被政府大量“收编”。眼下,摆在知识分子面前的选择是,只要你认同并允许自己被纳入现行的体制,成为官方认定的“专家”,那你干什么都可以,什么都不干也可以;而如果你坚持要有自己的独立思想,就得万事小心、如履薄冰。

  钱理群告诉记者,关于知识分子被政府“收编”这一点,鲁迅早在几十年前就有精彩的论述。在《同意和解释》、《宣传与做戏》这两篇文章里,鲁迅指出,当官的对知识分子就四个要求:一是“同意”,即政府说什么,作出什么决策,提出什么口号、理论,你都坚决拥护、百分之百赞同;二是“解释”,就是把政府的口号、政策加以理论化、合法化、学术化,引经据典地论证掌权者的决策、口号是怎样的深刻和伟大;三是“宣传”,即利用知识分子的三寸不烂之舌,为政府抬轿子、吹喇叭;四是“做戏”,那几乎是无中生有,而且无时无刻。

  接着鲁迅的话,钱理群认为当代中国大多数的知识分子,都在政府“收编”的政策下,不同程度上接受了鲁迅提出的四个要求,半是被迫、半是自动地放弃了探索真理和独立思考的权利。这不仅从根本上背离了鲁迅所开创的中国知识分子的历史传统,也是知识分子历史品格的丧失。现在横行于知识界的,多为学术新贵、学霸和文化明星所构成的“利益集团有机组成部分”,以及向中国贩卖西洋货、向外国贩卖中国货的学术二道贩子。然而这还不是最可怕的,真正的危机是,在社会分工中以“思考”为本职的知识分子,居然停止了思考,甘心做“驯服工具”,这是历史的大倒退、大悲剧,也是历史的大嘲讽。

  如果当代知识分子不想被政府“收编”,那只能自己拿出勇气和承担来,与充当“国师”、“谋士”的知识分子划清界限,站在边缘的位置,思考中心的问题,发出独立的声音。真正的知识分子应该是“学者+精神界战士”,他们永远不会满足现状,是永远的批判者,因为他们怀有更高的彼岸的理想,对此岸是永远不满足的。好象鲁迅笔下的过客,因为那前面的声音,便始终踉跄前行.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